好想吃泡芙

就读于神奈川横滨港黑幼稚园,中原中也老师的小花班。
梦想是成为中也老师的新娘!
如果不行就让隔壁武侦的太宰老师娶走中也老师吧。

【伞修】蝉时雨

快乐OOC大手就是我!
意识流
如果可以请往下看
(*ゝ_●・*)ノ=s=t=a=r=t===============

记得是夏末,那天飘了丝丝的小雨,凉凉的,撩得人心痒痒,但我们村有个规矩,雨天谁也不准出去,我那时还小,心里总有股叛逆的火苗在烧,掖好熟睡妹妹的薄被,将目光投向墙上挂着的一把油纸伞。
这把伞在我出生前就挂在那了。它很怪,只有我能把它撑开。白色的伞面,红色的不规则的花纹均匀地分布在上面,金色的伞骨,纯黑修长的伞柄,摸起来很是细腻。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在我这么一个穷人家,据我早亡的母亲说,它是很早以前的一位友人送的。
我也不想多,几下犹豫,终还是撑着伞出了门。
细雨中的一切都很朦胧,那只瘦弱的老水牛在一片青色里静默着,我匆匆看了一眼便继续向前奔去。
在村口,有一棵几人合抱都嫌粗的槐树,我们村的人把它当神树,平时根本不让人靠近。
眯起眼,好像,有个人影在树下晃?
我咧了咧嘴,谁这么大胆?踮起脚尖走了几步,躲在树的另一边,收了伞,随意放在一边。小心翼翼地张望,那人却不见了踪影,我疑惑地挑起一端的眉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找谁?”
我吓了一跳,猛的转身,猝不及防撞入那人沉稳的眸子中。青年人的长发随意挽起披散在肩上,一身简单的白衣。
“你是谁?”我仰起脸,他好像有一瞬间恍惚?
他揉了揉我的头发:“就是个路人,你是这村里的?”
我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好眼熟。我好像在很久以前见过他。
雨珠滑过荷花的声音被放大数倍,蝉伏在树上,一声接着一声,我看着他,他回望着我,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是不是雨打湿了他的眼睛呢?浓重的露水在他眼里凝聚着,深邃得让人捉摸不透。
“你为什么要在雨天出来呢?你们村不是不许人在雨天出来吗?”他倚着树,漆黑的眼睛带点调笑意味地浅浅弯起。
“我不信那些传说。”我偏过头,“都是唬人的。”
他不知从哪摸出一柄烟斗,点了火,开始吞云吐雾。我下意识伸出手拍了他的小臂,话语像重复过千万遍自然:“烟叶对你嗓子不好。”话说完,我才反应过来,匆匆收回手。他愣在原地,眼底流露出一丝过于沉重的怀念。
为了避免尴尬,我问他:“你在这里干什么?”
“等人。”他缓缓吸了口烟,白雾模糊了他的脸。
这是人家的私事,我也不好过问,阻止了即将从口中滑出的那句话,默默嚼碎,生硬地咽了下去。
他的思念,与我无关。
我的思念,从何而来。
我闭上眼,黑暗中,浮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男人,随即浮现他的脸,他和他十指相扣,笑得像七月烈阳,耀眼的让我刺痛,无法呼吸。
恍惚间,有只手探了过来,柔柔地按在我的额上。
“沐秋,回去吧。”我睁开眼,出现在我面前的是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场景,那是龙,游走在传说神话之中,无数人在翻涌的浪中追寻的身影。
龙是万物之主,知晓万事,我也不奇怪他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但,他叫我回去,又是什么意思?
眼前一黑,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叶修望着远去的苏沐秋,打开千机伞,笑了笑:“我在等人,一个不归人。”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