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吃泡芙

就读于神奈川横滨港黑幼稚园,中原中也老师的小花班。
梦想是成为中也老师的新娘!
如果不行就让隔壁武侦的太宰老师娶走中也老师吧。

意识流短打


   红发的神父捧着一本他早已铭记于心的《圣经》,垂下近乎透明与发色相同的睫羽,微微歪头,看着神坛下,身体发抖却执意跪着的少女,声音低到让人怀疑是不是听错了:“那么,你想向主忏悔什么?”
   但少女还是听到了,她抬起头,明亮的棕眸让神父不禁恍惚。她几次开口,却又在即将出声时戛然而止,终于她鼓起勇气,在神父的注视下,轻咳一声:“我有罪,主。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爱并是不罪过,你无罪。”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句话究竟含着多少心酸与痛苦。
   少女眨眨眼,将于胸前十指交错的手更加合拢,低下了头,先前清脆的声音也染上了些许悲戚:“如果,如果这个人,是和我相同性别的女孩呢?我能否得到主的原谅?”
   听到这句话,红发神父的眼珠微微颤动,不自觉扯起一个笑容,却又被他小心掩去:“诚实的小姐,我先前就说过了,爱,并非罪过,即便,所爱之人为同性。”
   “愿主,宽恕你的罪过。”
   最后一句话只不过是象征性的场面话,而他却看到少女如释重负的表情。
   “谢谢!”少女挠挠脸颊,温暖的笑容令人感动。她褐色的、有些乱的长发软软地垂在肩上。
   被这笑容感染似的,他也莫名笑了。突然听到:“神父,你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像南十字星呢!”
   他怔住了,手中的《圣经》落到了地上,他手忙脚乱地想要去捡,却不小心摔下了神坛。
   “唔……”他揉着发麻的脑袋,抬起头,面前一只手摊开朝上,而这只手的主人正抿着嘴,一副极力憋笑的样子,但她的眼睛却透露出关切。
   他伸出自己的手,将它搭在那只手上,顺势站了起来,之后便有些窘迫地看着对方。
   “哈哈,神父真是有趣啊。”少女深呼吸几口,终于平复了自己的笑声。
   他低下头,嘟囔几句:“古里,古里炎真。”
   “嗯?你说什么?”
   “古里炎真,我的名字!”豁出去一般的架势,他自己后知后觉,羞红了脸。
   少女也反应过来,大大方方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哦哦,我的名字是沢田纲子。”
   “那么,期待与你的再会,沢田小姐。”
   向远去的少女挥挥手,他苦涩地笑笑,却又释怀般地长舒一口气。
   啊啊,不管是那一世,你都是那么温柔啊,阿纲。
   神父?别开玩笑了,这里是废弃的教堂诶!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