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雀晓雾

混的圈很杂!
欢迎扩列!扩列请私信!
会画画,会写字,富婆不考虑一下我吗?

【SJ】求求你们不要再闪了!

是上一篇沙雕玩意的后续,链接评论里放!
大概以后还会出(⋯⋯吧?)
OOC预警!不适者立刻撤离!
正文:

  小护士不开心,因为今天轮到她做Joker医生的助手了。平心而论,Joker先生颜好腰细腿长,小小的傲娇也不失为一个魅力点,如果不知道他的真实情况,她想大概没有人会拒绝当他的助手,没抢的头破血流就已经算不错的了。但,小护士偏偏是了解真实情况的那些人之一,那么,这可算的上是人间惨案了。
  她先一步到了那个传说中“搞不清是什么病但就觉得他精神有问题”的病人-----shadow的房间。犹豫两下,她打开了房门。
  shadow裹着床单在床上蹦上蹦下:“我是遮蔽光明的影子shadowjoker!”
  woc,那床单我昨天刚洗的大爷!你这个瓜娃干嘛要倒墨水在上面呢?求求您放过床单吧好吗大爷?小护士按住胸口,她觉得自己得提前买好人寿保险,料理后事了。
  肩膀一沉,微微偏过头,是Joker那张好看的人神共愤的脸,好看的人不管干啥都是赏心悦目的,Joker勾了勾唇角:“干嘛杵在门口不进去?”她刚想开口,Joker就推开她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此时的BGM:乱世巨星)
  靠啊!!!她也只能憋屈地跟在Joker后面踏进病房。自觉做一遍眼保健操,在心里叨叨声。
  shadow不知何时摆出了霸总人设,摇晃着手里的药瓶,高贵冷艳地瞥了Joker一眼:“男人,你一夜多少钱?”OMG,这是什么三流小说台词?
  万万没想到,Joker居然一扯领带,露出了传说中的邪魅一笑:“盖棉被纯聊天一万,限制级一百万。”
  “哦,那就盖棉被纯聊天吧。”shadow一愣,毫不犹豫地舍弃霸总的包袱,摇身一变成了乡村土小伙,一副委屈得要命的样子。
  Joker回头看了小护士一眼,努努嘴示意她去扎针,心领神会,悄悄靠近shadow,举起针筒毫不犹豫地扎了下去,嗯,爽快!
  但很快她就高兴不起来了,被扎的shadow居然乘机演起了垂死的大侠一把搂住Joker的腰:“Joker呀,我快不行了,很抱歉,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我没法照顾了。”
  什么叫不要脸?这就叫不要脸?
  “哦,你孩子不是你亲生的,我在外面有人了。”Joker一脸淡定,扒开shadow的胳膊。
  “什么!!!我要去宰了那个贱人!”shadow瞬间满血复活,一个鲤鱼跃龙门就要放出,好在Joker及时按住他:“开玩笑的。”说罢,将一颗麦丽素扔了shadow嘴里:“这是万能解药,你不会死啦。”
  小护士默默捂住眼睛:我不应该在车里,我应该在车底!
  解决完一切,Joker和小护士一起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小护士突然想问:“Joker医生,你认为shadow怎么样?”
  “是个麻烦。”Joker摸了摸光滑的下巴。
  “那么你呢?”
  “我?”Joker愣住了,不自觉移开目光,红了一张俊脸,“自找麻烦。”
  小护士:歪?院长,上次的辞职报告请您快点批准。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不想吃狗粮啊!

【SJ】伪装成智障是门技术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短打
神经病傻逗X主治医师周可儿
以上可以接受?那么请往下↓
正文:
  “你听好,你只是他的替身,不要妄想爬上我的床!”第三十六次拒绝吃药的shadow一本正经地拍开Joker的手,“不要刺探我的底线。”
  “我敲里妈!你到底吃不吃!”Joker拧起眉头,脸色阴沉得吓人,一只手上是散发着和谐气息的药,另一只手上,针筒的针头闪出了诡异的银光。
  正在作妖的shadow虎躯一震,屁股一疼,冷静下来思考几秒:“不吃。呵,男人,你这是在点火。”
  Joker冷笑一声,膝盖微弯,单腿压上床,手指在病人淡青色的血管处来回徘徊,暧昧地让人窒息。呵,你以为Joker会这么温柔吗?这种温柔的缠绵只持续了一秒,下一秒,Joker掐住shadow的脖子,抓着药瓶往他嘴里塞:“你他妈早点完事不就好了!我当医生这么久还没见过你这样比神经病还要神经病的煞笔!”
  顺利灌下药,Joker拍了拍手,冲着一旁瑟瑟发抖的小护士招了招手:“行了,水。”
  这个护士是今天刚刚入职,见到这暴力画面怕的瑟瑟发抖也是正常。让她心里小鹿乱撞的主治医师浑身黑气地微微一笑,她吓得跌坐在地上:“呜呜呜不要杀我!我的钱都给你!求求你放过我!”
  莫名被当成黑道分子的Joker:⋯⋯哈?
  一旁的Queen一副见惯不怪的样子,淡定扶起小护士,顺便将水杯递给Joker。
  快要噎死的shadow仿佛得到了救赎,按住Joker的手就着水杯大口吞咽,水顺着他瘦削的脖颈线条滑下,滑入衣领,在苍白的皮肤上留下潋滟的水渍。
  一杯毕,他的嘴唇离开杯壁。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舌舔过年轻的医生的指尖:“很甜。”随即扯出一个张扬的笑。猛的抽回手,Joker两颊飞红:“神经病!”
  Queen看了石化的新人护士,拍拍她的肩:“节哀。”
  新人护士觉得自己这一天过得丰富多彩,腰细腿长人帅的初恋医生是个黑道分子,病人的疯是装的,更加不要脸的是这两人可能还是一对。
  护士:歪?院长,我想辞职。
 

【早恋组】属于我的男孩(上)

·杰奇杰无差吧
 ·七夕贺文
 ·祝各位七夕快乐
·OOC大手就是我
 一句话简介:两个小傻瓜双向暗恋最后挑明的故事。
 *☼*―――――*☼*―――――
 很突然的再会。
 小杰瞪大眼睛注视着对面同样一脸惊讶的奇犽。三年不见,对方变了好多,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曾经一起冒险的旅伴。
 亚路嘉似乎没什么变化,依然是孩童般天真,穿着少女系粉嫩的小裙子,见到他时,没有丝毫隔阂与僵硬,极其自然地扑上去抱住了他,身上还带着雏菊淡淡的馨香,他下意识地环住亚路嘉的身体。
 啊,还是有变化的。他默默纠正自己的错误。
 微微偏头,恰好对上了奇犽阴郁得吓人的目光,再看看自己安放在亚路嘉背上的双手,猛然清醒,不留痕迹地推开那个缺点心眼的孩子。
 老天,谁来救救这个妹(?)控。他无奈地笑了笑。
 猫似的眼瞳浅浅地弯了弯,十七岁的少年仍是一头蓬松的银发,只不过留长些许,恰好沿着后颈流畅的线条调皮地翘起,如同少年的性格。
 “小杰,好久不见。”奇犽勾起唇角,眼里是不再莽撞的他。
 很突然的,小杰想起米特阿姨说的一句话:“爱你的人的眼里装的全是你。”
 真矫情!他捶着自己的脑袋。奇犽怎么可能爱他,奇犽不可能爱他。奇犽所做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朋友关系上的。自己只不过故作不知接受一切罢了。
 “小杰?”是友人带点担忧的磁性嗓音,他仰头,友人牵着满脸好奇的妹妹,一端眉毛微微抬起。
 和分开时没两样,他露出自己招牌的元气笑容:“没事!只是太惊讶不小心死机了而已!”
 对,这样就好。按捺住隐隐作痛的心,他如是说。
 *☼*―――――*☼*―――――
 奇犽微微瞪大双眼,不自觉捏紧了亚路嘉的手。
 像是无数次恶梦或美梦中的场景,分别三年,被他放在心尖上的少年突如其来地再次闯进他的视线。放轻呼吸,相贴的掌心之间一片腻滑。
 亚路嘉抬头,宝石蓝的眼睛暗了暗。趁着两人仍在发呆的贤者时间,她松开奇犽的手,扑入了小杰的怀抱。
 该说什么?一开始就问人家为什么在这里会不会很尴尬?奇犽内心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牵起一个浅笑:“小杰,好久不见。”
 他的眼里满满的都是他。
 小杰变了很多,他亦然。他们不再是对方记忆中的样子,他们之间隔了三年时光,是永远跨不过去的时光。
 他以为他能够不去在意,可他错了,他是他的劫,一道他心甘情愿承受的劫。
 看着友人突然捶打着自己的脑袋,他不禁心生愉悦,忍着三分笑意,努力憋出略带担忧的嗓音:“小杰?”
 “没事!只是太惊讶死机了而已!”
 是如三年前一般的回答,稍微有点像那个过去只属于他的十二岁的杰·富力士。
 可是,那个人终究不是独属于他的小杰,不是属于他的那个男孩。
 何况,一切只是他自作多情,小心翼翼地掩饰他那肮脏的感情。
 他还是追不上那道光。
 毫无长进。

码住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杰奇】My answer(中)

上篇请戳头像!
依旧是小杰和奇犽的专场!
人类杰X魔女(♂)犽
如果没问题请往下翻↓
(*ゝ_●・*)ノ=s=t=a=r=t===============

烫的吓人的温度。
小杰的手轻轻地戳着奇犽的脸,他嘟起嘴,少年一侧的柔软脸颊稍稍鼓起,煞是可爱。他搬了张椅子,拿起纸张泛黄的童话书,心思完全不在上面。
“快点好起来吧。”
简单的一句话,却能直击人心。
窗上结了美丽的冰花,细密的雪飘洒了两天,白烟从林中小屋的烟囱中源源不断地向天空飘去。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他的思绪回溯到昨天:
肉汤的香味吸引着小杰,掀开被子,赤足踩在带着冬日冷气的地板上,即便是他,也打了个寒颤。他搓搓小臂上的鸡皮疙瘩,随手抓起挂在木椅上的外衣。
老旧的木质楼梯默默地承受着少年逐渐增加的体重,吱呀吱呀的呻吟不失为一首好的乐曲,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他的主人,又或者,师父,正支着自己的下巴,漫不经心地靠着桌子,垂眸,纤长的手指捻着书页,松软的银发顺着脖颈的线条肆意翘起,外袍也是随便地裹在身上,修长的腿微微屈起,另一只脚尖跟着无意识哼出的不知名民谣轻点着地。用碗盛着的泛着金黄色泽的汤正平静地散发着自己的热气,在空气中形成袅袅的不规则白雾。
那人像是注意到他了,扯开一个温柔的笑容:“哦,醒了?”
这是杰·富力士在奇犽·揍敌客的家居住的第四年。
小杰点点头,一如既往地扯出自己的招牌笑容:“早上好!”
奇犽放下书,捻起自己的银发,注视着已经融入自己生命的少年,现在的样子完全不像三年前无精打采的那个瘦弱孩子,现在的他很强壮,每天都活的非常快乐,金色的双眸满是坚毅,把他养的这么好,大概能让他远在天国的阿姨和婆婆放心吧。
小杰走到桌旁,拿起碗不甚优雅地大口喝着。
奇犽起身,揉揉仍比他矮一个头半的孩子的黑发,抹去唇边的油渍,将书丢到一边:“走,我们去玩雪。”
“哎!下雪啦!”他澄金色的眼睛盛满惊讶,这也难怪,他居住在南方,平常连雪都没有见过,顶多在阿姨的睡前故事了解一二。
奇犽淡淡一笑,从架上取下大衣,围巾和帽子,把小杰裹成了一只企鹅:“多穿点,小心感冒。”
“那你呢?”小杰从围巾里露出澄金色的眼睛,仰视着比自己高一个头半的奇犽,扫视着介于青年与男孩之间的修长身躯,对此人单薄的着装产生了深深的担忧。
奇犽弯起好看的眸子,指节屈起,轻轻敲了敲小杰光滑的额头:“笨蛋,我是传说中的‘魔女’哎!又怎么可能会感冒呢?!”
是的呢。小杰也不禁笑一下。
屋外的雪景更美,小杰抓起一大把雪向天空撒去,团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雪砸在他的脸上,红了脸颊,红了鼻尖。
“痛------!!”小杰夸张地拍着脸,撅起小嘴,转头看向坐在漂浮空中的一截枯木上的奇犽。
他巴望着奇犽会跳下来轻声细语地安慰他,但奇犽不可能会做出此等ooc之事。
于是,这个师父,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笨蛋,你想要模拟下雪跟我说啊。”
食指在干冷的空气中随意划过,地上一片雪被顺着他的动作悠悠浮空,等升到一定高度时,一整只手向上徐徐打开,雪便一片一片,缓缓向下落去,落在孩子的黑发上,落在少年的银发上,渐渐不分你我。
小杰看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举臂欢呼,像野兔似的撒欢在雪地上跑,留下一串脚印。
突然,一个雪球砸到了他的脸上,急忙抹去刺骨的雪,瞪着眼向上方看去,果不其然,奇犽·罪魁祸首·揍敌客毫不客气地笑着,手里还掂量着一个雪球,身边环着的一圈风雪仍在打转。
他也不甘示弱,迅速团出雪球向那人扔去。
于是,两人傻乎乎地打雪战打了一下午。
回忆结束。
结果,身体素质极好的小杰在衣服被打湿的情况下依然屹立不倒,如同一座山,反而是‘魔女’的奇犽二话不说,愉快地倒在了床上。
奇犽:真香!
雪花飘落,小杰趴在床边,沉沉睡去。
两只手紧紧相扣。*☼*―――――*☼*―――――tbc
这坑怕是百年填一次_| ̄|○

【杰奇】My answer (上)

  肮脏又不讨喜的小孩。
  这是奇犽对小杰的第一印象。
  第一次见面实在和“浪漫”二字沾不上边,那时,奇犽只是出来散步,完全想不到会有一个脏兮兮的小孩会占据他生命的大半部分。
  光洁的脚毫不在意地踩在枯枝上,奇犽有一搭没一搭抚过不知活了多少年的树。花纹繁复的外袍套在他身上,有点小大人的意味。
  可实际上,他已经上百岁了,穿着这种外袍也只是为了省事。
  他揉揉自己许久未修剪的银发,细碎的发丝有意无意地扫过光滑的脖颈,令他心烦气躁,他向来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当然,某些见不得人的事除外。
  隐隐地,传来小孩子的哭声,他无伤大雅地翻了个白眼,本来就不怎么美丽的心情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可脚步却往那个哭声的方向不自觉迈开并加快。
  呵呵,别扭的温柔,他还真是有趣。
  当他停下脚步,一颗参天古树已稳稳地矗立于前,哭声也是在这里慢慢微弱的。他挑眉,小心翼翼地绕开浮于地面的巨大树根,只见一个瘦弱的男孩蹲坐在树下,破破烂烂的衣服证明他并不是什么贵族小鬼,头发也是乱蓬蓬的并且全都精神抖擞地往上窜。
  有人来也不抬头,只管哭个昏天黑地。
  唉,奇犽长舒一口气,随意地瞥向男孩,过了许久,终于有了动作。
  他伸出手,提起小孩的衣领。看着小孩胡乱挣扎的动作心情竟莫名地好转。
  他另一只手戳戳小孩沾了灰的脸,意外的柔软,他上下打量着小孩,嗯……怎么说呢?不胖不瘦,就是有点娇小,从脸色看来,大概平时家里人对他不错吧。
  他噗哧一下笑了出来,也不知是为什么,他向来喜怒无常,不过其中有一小部分原因是他提在手上的刺猬头小孩。
  那小孩也停止哭泣,含着泪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奇犽,过了半晌才想起自己被面前这个很漂亮的哥哥抓着衣领,于是又开始蹬着小短腿,拼命想要踩到实地。
  看着刚安静一会的小孩的动作,奇犽眯着眼睛,勾起唇角,大发慈悲地松开手。小孩猝不及防地摔到地上,突如其来的疼痛又让他的眼睛开始积攒水雾,他的嘴唇不受控制地微微颤动,倒吸一口凉气,可这努力并没有作用,眼泪还是顺着脸颊的线条滑落下来。
  奇犽还是对小孩子没辙,他皱了皱眉,有些粗暴地抹去小孩的眼泪,过大的力气在小孩白嫩的脸上留下了红痕。
  小孩摸着脸,呆呆地看着奇犽,忍不住伸出手,抓住那长袍,努力地仰起小脸。
  哦,天呐,太可爱了!奇犽只觉得自己的心被击沉了,之前看到这孩子,心情只是莫名其妙的好转,可看到这对眼睛时,他脑中突然升起一个念头:也许,只是也许,这孩子,可以养在身边?
  不,不行,奇犽摇摇头,像是要把这念头甩出脑袋。这孩子是人类,人类都是狡猾的!
  “那个,我叫小杰。”微不可闻的声音,叫做小杰的孩子直视着奇犽。
  奇犽眨眨眼:“何必告诉我名字?我不想和你深交。”他双手环胸,懒懒地倚着树。
  小杰抽噎一下:“我,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米特阿姨,婆婆也是,大家,都……”
  接下来奇犽大致也可以猜出来,他低下头,努力地从小杰的脸上找出一丝说谎的痕迹,可他的眼睛证明了一切。
  啊啊,好吧,奇犽无奈地弯下腰,解开身上的长袍,笨拙地将它裹在小杰身上,不熟练地抱起小杰:“好吧,我叫奇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随从了。好好听我的话哦。”
  “嗯!”小杰用力地点点头。
  魔女(♂)和人类,听起来完全不相关的两个人,从今天开始,就要过上同居(不,主仆生活了!
*☼*―――――*☼*―――――TBC
(*ゝ_●・*)ノ=s=t=a=r=t===============
嘿嘿,上次说的魔女集会,我终于搞出来了!!!
欢迎收看黄金八点档《纯情徒弟俏魔女之主仆的禁忌之恋》,很抱歉并没有这个剧!!!
圈冷了,给圈里产个粮吧!

我,那啥,听说最近魔女集会很火,所以,emmmm,我想,我想写年下小狼狗了……
魔女奇犽(♂)and人类小杰
很low,但我就是想看他们甜甜蜜蜜地谈恋爱!

吃的cp

罗列一下~

1.猎人:除早恋组、王麦外重度杂食
2.凹凸:混乱杂食
3.小野狗:双黑太中and新双黑,其他一切OK
4.家教:all27重度洁癖!all27以外是天雷,5127、4827、元祖夹心是我心头肉!
5.怪盗joker:alljoker!alljoker!alljoker!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顺便周可儿女装真可爱!!
6.三年E班【话说我真不想叫这名】:业渚,乌间X比琪老师,杀雪,其余友情向
7.小排球:影日,研日,还有西谷和翔阳天使组!!!其余友情向,还有麻麻我喜欢你啊!
8.刀男:安清!
9.战勇:罗斯阿鲁,阿鲁巴小天使中心。
10.天行轶事:一切官配!
11.盗笔:瓶邪!(话说我不吃黑花)
12.黑执:赛夏,夏伊
13.黑塔:all耀
14.海贼:all路!船长这么可爱又这么帅!船长就是天使!不接受任何反驳!
15.终炽:米优!这对太可爱了!完全戳中我的萌点!
16.火影:佐鸣
17.黑篮:all小黑子
18.犬夜叉:杀犬!
19.银魂:土银,all银
20.未来日记:或雪,既然你们在一起了那么由乃就是我的啦
21.无头:静临
22.驱魔:神亚!拉亚!亚娜!总而言之,只要是亚连天使中心我都可以特别开心地吃下去!

【杰奇】意识流短打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小男孩们属于老贼,对他们的爱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能跟我说说,你正思念的那个人吗?”
不停跃动的火焰侵蚀着堆在一起的木柴,坐在一旁两个人啃着索然无味的干粮,互相朝对方投去试探的目光。
还是少女先开了口,但提出的,却是一个有些刺探隐私的问题。
但是黑色刺猬头的少年不在意的笑笑,放下干粮,仰起脸,望向暗蓝色的天空,揉揉发痒的鼻子,扯出一个带有怀念意味的笑容:“嗯-----思念的人啊,是他,我的伙伴,很重要,很重要的伙伴。”
那对金色的眼瞳也曾如此炙热地与另一对眼瞳一同仰望这片天空吗?少女在心里默默地问着。
却不想,这话从心底流了出来。
回过神来,发现少年正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她后知后觉,长长地哀嚎一声,随后捂住发红的脸:“我怎么会说出这么矫情的话啊!”
“是的哦。”只是单单三个字,但她听出了这句话里所含的情绪不是“怀念”一个词可以表达全部的。
她放下手,直直地盯着少年:“小杰……”
被唤为杰的少年像是没有注意到她的情绪变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他很有趣,无论我多么任性,他从来不会真的对我生气。现在仔细想想,我真的是仗着他对我的耐心与包容,一直任意妄为。只有那一次,我觉得他是真的生气了,虽然他原谅了我,但我无法释怀。”
少女歪头,望向小杰的目光明显多了几丝不解,嘴巴一张一合,却想不到什么话来形容。
“可他让我好好活下去,这是他强制性定下的约定,但我一定会遵守,即使,内心深处并不这么想。”
他金色的眼瞳深处似乎燃烧着比眼前的星点之火更加耀眼的火焰。
小杰顿了顿,单手撑住线条流畅的下巴,低低地叹了口气:“如果这是他所想。”
啊啊,就是这样,慢慢成长的你,体会到了你的伙伴的心情。
少女识趣地没有说话,抓抓近乎白色的长发,深紫色的瞳默默地关注着小杰的一举一动。
小杰爽朗地一笑,眉眼分外地好看。
“我终于完成约定了。”

意识流短打


   红发的神父捧着一本他早已铭记于心的《圣经》,垂下近乎透明与发色相同的睫羽,微微歪头,看着神坛下,身体发抖却执意跪着的少女,声音低到让人怀疑是不是听错了:“那么,你想向主忏悔什么?”
   但少女还是听到了,她抬起头,明亮的棕眸让神父不禁恍惚。她几次开口,却又在即将出声时戛然而止,终于她鼓起勇气,在神父的注视下,轻咳一声:“我有罪,主。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爱并是不罪过,你无罪。”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句话究竟含着多少心酸与痛苦。
   少女眨眨眼,将于胸前十指交错的手更加合拢,低下了头,先前清脆的声音也染上了些许悲戚:“如果,如果这个人,是和我相同性别的女孩呢?我能否得到主的原谅?”
   听到这句话,红发神父的眼珠微微颤动,不自觉扯起一个笑容,却又被他小心掩去:“诚实的小姐,我先前就说过了,爱,并非罪过,即便,所爱之人为同性。”
   “愿主,宽恕你的罪过。”
   最后一句话只不过是象征性的场面话,而他却看到少女如释重负的表情。
   “谢谢!”少女挠挠脸颊,温暖的笑容令人感动。她褐色的、有些乱的长发软软地垂在肩上。
   被这笑容感染似的,他也莫名笑了。突然听到:“神父,你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像南十字星呢!”
   他怔住了,手中的《圣经》落到了地上,他手忙脚乱地想要去捡,却不小心摔下了神坛。
   “唔……”他揉着发麻的脑袋,抬起头,面前一只手摊开朝上,而这只手的主人正抿着嘴,一副极力憋笑的样子,但她的眼睛却透露出关切。
   他伸出自己的手,将它搭在那只手上,顺势站了起来,之后便有些窘迫地看着对方。
   “哈哈,神父真是有趣啊。”少女深呼吸几口,终于平复了自己的笑声。
   他低下头,嘟囔几句:“古里,古里炎真。”
   “嗯?你说什么?”
   “古里炎真,我的名字!”豁出去一般的架势,他自己后知后觉,羞红了脸。
   少女也反应过来,大大方方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哦哦,我的名字是沢田纲子。”
   “那么,期待与你的再会,沢田小姐。”
   向远去的少女挥挥手,他苦涩地笑笑,却又释怀般地长舒一口气。
   啊啊,不管是那一世,你都是那么温柔啊,阿纲。
   神父?别开玩笑了,这里是废弃的教堂诶!